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2011.08.22 Monday
  • -
  • -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米英】一生人一次

*「一生人一次」是我在迎新營裡玩過的遊戲,如標題所示,是一生裡只能玩一次的遊戲
*如閣下未曾玩過,請三思後再閱讀,因為讀過以後就真的不能再玩這個遊戲
*一開始是阿爾→←亞瑟的設定
*大量OOC
*接受以上事項的話請繼續閱讀
 






「「一生人一次?」」









鉐鈞氾少年如常地用他的招牌一百零一號表情點點頭,卻沒有繼續說下去的意思。

「那是甚麼遊戲?」

「每個人一生只能玩一次的遊戲。」

坐在隔著茶几的另一張沙發上的英/國皺著眉看向香/港,輕輕抿了一口紅茶。香/港是有名的面部肌肉癱瘓症患者(簡稱面癱),自然是無法從他的表情裡看出甚麼,但多年來照顧和相處的經驗告訴英/國,對方是認真的。

「真的只能玩一次?不會是整人遊戲吧?甚麼閉著眼捉到誰就要親下去的遊戲……」

「咳、咳!」措手不及的英/國紳士很不紳士地嗆到了,他狠狠地瞪向元兇,只可惜不知是因為嗆到抑或其他原因而紅著臉,威力大打折扣。

美/國這才想起參加者只有自己和英/國兩個,如果如自己所說的不就……頓時也微紅著臉地別開視線。

「不。」

沒有起伏的聲線把兩人從莫名其妙的粉紅色氣圍中拉回來,似是未有留意到的香/港繼續淡然地說:「『一生人一次』是最近在我家的大學生之間很流行的遊戲,但我不能談及細節和玩法,玩的時候你們就會知道。」

「要玩嗎?」


-



門和窗子都已被關上,垂下的厚重窗簾把所有光線都阻隔在客廳之外,沒開燈的室內一片昏暗。美/國和英/國看著香/港四處走動為遊戲作準備,心裡的疑問愈來愈大:這究竟是甚麼遊戲?不能說出細節和玩法,而且要在漆酖環境中進行? 

完成之後香/港又回到沙發前,拿起先前請管家準備的兩副眼罩遞給兩人,「你們可以在客廳內隨意選個地方坐,但兩個人要分開,然後戴上眼罩。」

美/國小聲抱怨著甚麼,但也順從地接過眼罩坐到單人沙發上;英/國遲疑了一秒才接過眼罩,然後走到壁爐旁邊的搖椅坐下,把眼罩戴上。

「都戴好了嗎?」

「嗯。」

「遊戲開始之後,無論發生甚麼事都不可以發出聲音。」

「不可以發出聲音?這遊戲究竟、」英/國的聲音聽起來有點不安,但香/港並沒有讓他說完,「請注意,要開始了。」

「先讓你的心平靜下來,淨空你的思緒。」香/港平淡而不太起伏的聲線在偌大的客廳裡響起,「然後想想,有甚麼是你很想要的?有甚麼是你很想做到的?」

蒙著眼令其他感官變得更加敏銳,除了香/港說話的聲音,英/國還能聽到他開始慢慢移動、赤腳略過地毯纖維的細微聲響。

「你,有甚麼理想?」

理想?英/國完全沒想到所謂的「遊戲」竟然會一開口就談論如此抽象而不可捉摸的概念。

這個名詞一直跟他無比遙遠。從出生起就只能掙扎求存,被時代大勢追趕而死命奔跑的他,哪會有尋找理想的凌粥但出於對遊戲的尊重,英國仍然試著想自己有沒有甚麼理想。

……作為國家,理想應該是國力強盛、人民生活富足、站在世界的頂端這類的事情?

然而國家之間的利益衝突卻令強者註定被孤立和攻擊,曾經身為日/不/落/帝/國的英/國實在再清楚不過;更何況他其實滿足於現狀,雖然說不上天下太平,但相對地穩定,人民也能安居樂業,實在沒必要為了權力破壞這種平衡。

那,他的理想在哪?

「有甚麼東西妨礙你達成你的理想嗎?是其他人?是規則?是現實?」

他甚至連自己的理想是甚麼都不知道,遑論這進一步的問題?

「我所說的『你』是指作為人類的你;你們是國家,所以背負著很多負擔和限制,這些或許妨礙你追求理想,但現在你可以把一切都放下,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只要是能夠幫你進一步接近理想的,就去做。」

放下國家的限制……所以要以「亞瑟.柯克蘭」的身份去想嗎?

「亞瑟.柯克蘭」有甚麼理想?

「無論你現在選擇做任何事情,都只有我會看到,所以不用害怕別人的目光,你可以儘管去做。」

「亞瑟.柯克蘭」想要甚麼?

「掙脫束縛你的枷鎖,去接近你的夢。」

一瞬間腦海裡出現的是一張笑得過份燦爛的臉。

當那張笑臉在自己眼前綻放的時候,甚至連太陽都會為之失色,無比溫暖,而且蘊含著無窮的希望,令他猶如伊卡洛斯一般就算最終會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亞瑟感覺到有甚麼壓抑已久的東西正試圖破殼而出。

他想每天早上睜開眼就能看到阿爾弗雷的臉,他知道那傢伙睡覺的時候會流口水,雖然他一直沒有說出來;

他會跟阿爾弗雷為早餐到底要喝紅茶還是咖啡而爭吵,但不一會兒又和好如初,最後餐桌上會出現咖啡與紅茶各一壺;

他想跟阿爾弗雷一起去超市採買,他會阻止阿爾弗雷買過多的冰淇淋,並在對方不滿地嘟嚷時給他一個安撫的吻;

他想跟阿爾弗雷兩個人在溫暖而晴朗的午後在後院裡一起喝下午茶,那傢伙一定會嘲笑他的廚藝,卻又會乖乖地把桌上的東西都吃完;

他想跟阿爾弗雷一起看電影,他一定會選擇看恐怖片,而且在那些極其不真實的鬼怪冒出來時嚇得緊緊抱著他;

他想跟阿爾弗雷在假日的時候到不同的地方去,湖邊、山頂、森林、遊樂園、咖啡廳、海灘、古蹟……任何地方,只要兩個人在一起;

他想跟阿爾弗雷一起整理他們的家,那個體力笨蛋絕對會把事情弄得一團糟,但他們會合力把這個家佈置得舒適妥當;

他想在阿爾弗雷的懷內睡去,他的身體會帶著速食的油炸味和可樂的糖味,但也有著清爽的陽光氣息,混合起來會變成一種令人無比安心的氣味;

他想跟阿爾弗雷像對普通的人類戀人般相愛。

亞瑟.柯克蘭想要阿爾弗雷.F.瓊斯。

「別讓藉口阻擋你的道路。」

其實亞瑟一直都隱約察覺到自己對阿爾弗雷的感情,只是從未如此深刻而赤裸地……抑或該說當每次情感湧現,他都下意識強行壓制,但從未深究自己為何要這樣做。

「你在猶豫甚麼?為什麼裹足不前?」

香/港的聲音在近距離響起,把仍然浸沉在自己思緒中的亞瑟嚇了一跳。不斷重覆到接近催眠的話語把他一直試圖掩藏的某些東西挖了出來,然而還有甚麼……

不可以不可以那是不被允許的兩個國家不可能像人類一樣談戀愛只有利益交換不要妄想不要有期望把衝動壓下視而不見假裝不存在就好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但自己現在不是英/國。

他只是亞瑟.柯克蘭,一個普通的人類。所以…可以的吧?

「不會有其他人看到,你可以盡管放膽去做。」

不會有其他人看到,這句話莫名地給了他勇氣──鴕鳥心態,隨便甚麼都好。亞瑟感覺到自己的臉頰在燃燒,他扶著搖椅的把手緩緩地站起……

嚓。咔。開門與關門。

是有人進來了,還是有人離開了?是阿爾弗雷嗎?

一瞬間的過於慌亂令亞瑟被自己的腳絆倒在地上,柔軟的地毯吸收了大部分的撞擊力使他不致於受傷或過於疼痛,他卻顧不上自己現在的樣子有多狼狽,只能掙扎著爬起來,欠缺視覺的輔助令這簡單動作也變得困難,當手肘撞上灰石壁爐的時候他忍不住小聲地咒罵了一聲。

「他已經踏出他的第一步,把理想付諸實行了。」

亞瑟迅速地在腦內描繪出客廳的平面圖,並推斷追上阿爾弗雷的最快路徑。

「你還要等待甚麼?」

然而就在準備行動的時候,他忽然想到,就算他走了正確的路線,他又要怎樣得知阿爾弗雷的正確位置?只要他還戴著眼罩,他就不可能看到他在哪,更遑論是追上他……

慢著…眼罩!阻礙就是眼罩

他忽然完全明白了,這個遊戲,以至這個遊戲想要帶出的信息。

為什麼不能說明玩法,為什麼不能事先告訴參與者細節……

為什麼這遊戲一生只能玩一次。

亞瑟把障礙扔到地上。



-



睜眼,他仍在昏暗的客廳裡,離搖椅只有兩步的距離,而眼罩落在腳邊。

「恭喜。」他望過去,香/港就站在門口旁邊,臉上掛著極之罕見的微笑。

但視線範圍內都沒看到阿爾弗雷,有那麼的一秒鐘他真的以為阿爾弗雷離開這個客廳了。

而後身後又傳來腳掌擦過纖維的聲音,下一秒亞瑟被一股不容抵抗的力量拉進不熟悉卻也不是那麼陌生的懷裡,那裡有著速食的油炸味、可樂的糖味還有陽光的味道……

「你真是…太慢了。」明明是抱怨的話,但又帶著笑意和些許的寵溺。他仰頭,不小心就一頭撞進燦爛的陽光裡。

「你一開始就知道?」

「不,只是Hero我領悟得比你快多了。」

「是哦…慢著,這是甚麼姿勢?快放開我啊笨蛋!」紳士試圖擺脫纏在自己腰上的章魚腳,只可惜它們就像真正的章魚腳一樣黏附力極強,怎麼也拉不動。

「明明就很開心,所以不接受反對意見☆」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開心了!」

「兩隻眼睛再加上克薩斯都看到了喲。」阿爾弗雷微微俯身,把額頭貼著額頭,眼睛盯著眼睛,「剛才你聽到開門聲的時候都急得摔倒了,你敢說不是因為我?」

「那只是因為我一時失去平衡了!」

「那再之前吶?你又是為了甚麼臉紅?」

「…天氣熱給悶出來的不行嗎!」該死的AKY,平常開會的時候倒看不見他有這麼精明!

「哎,我們就別繞圈子了。」會令人聯想到晴空的眼睛正無比認真地看著他,亞瑟發現自己完全無法動彈,除了倔強地瞪回去之外做不了任何事,「記得小香說的嗎?別再找藉口了。我已經等了很久很久……」

剩餘的話全都湮沒在綿長而甜蜜的吻裡。



-



香/港在玄關從管家手中接過行李與外套。

「短時間內不要到客廳打擾他們。」他頓了兩秒,補充,「另外請替我轉達,歡迎兩位到我家度蜜月。告辭。」

隨後他步出柯克蘭邸,猛烈的陽光令香/港不得不用手抵擋。

是倫/敦難得一見的晴天。香/港微不可見地勾起嘴角,矮身鑽進計程車裡。

「Please take me to the Airport.」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11.08.22 Monday
  • -
  • 15:12
  • -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コメント
YOOOOOOO!!!!!!!第一人!
整個看完了~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後面沒心情寫,
所以節奏好像突然變快了@@?

我覺得真的寫得很好口牙,
特別喜歡寫阿瑟心理活動那一段~
就算不是米英飯我也感動了!
幸好沒有整篇del了XD
  • ug-piglet
  • 2010/09/08 10:07 AM
節奏變快因為我不知道要怎麼接下去(幹
  • fay
  • 2010/09/08 2:49 PM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トラックバック

PROFILE

profilephoto
管理人: Fay

→閱覽前請先閱讀
  《ABOUT THIS SITE》
→社團 UG-Playground
  CWHK31 M2
圖文合本《Home? SWEET HOME☆》
小說本《Cats 104》

ENTRIES

CATEGORY




COMMENTS

應援☆RG6米英街



應援☆米英數羊

ヘタリア×羊でおやすみシリーズHPへ

USKR☆小小不列天


Click Me!


LINKS

Connection-lost
logo.gif
Site: 永久迷失 / Forever Lost
Url: http://lostinmyworld.jugem.jp/
Banner: CLICK!
鮮專欄: 永久迷失鮮網分部

Underground Playground

SEARCH

OTHERS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