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2011.08.22 Monday
  • -
  • -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米英】It's a Wonderful World -DAY 3- 上半(架空RPG)

*OOC警報依然生效
*言情小說警報同時生效
*總括而言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寫甚麼
*最近好忙啊我想跳樓|||||||
*對不起請無視我(。
 



Day 3 –TRUST-




吵雜的人聲,聽不懂的語言,堅硬粗糙的地面,似乎有點熟悉。

亞瑟慢慢地張開眼睛,看見一片灰暗的天空。時間又過去一天了嗎?

他爬起來,發現自己身處在那個混亂的十字路口。人們匆匆在自己的身邊走過,沒有人注意到突然從地上爬起來的自己,沒有任何人把目光停佇在自己身上。

『只有死人才能參加死神遊戲。』

阿爾弗雷的聲音再次在他腦內迴響,他…已經死了?

亞瑟試著去拍路人的肩膀。他確實碰到對方的肩,對方也因此而回頭,但僅此而已,那路人的視線反覆巡視以亞瑟為中心的四十五度角,卻不曾停駐在他身上,就像看不見他一樣…不,恐怕是真的看不見吧。

路人面帶困惑地離開,而亞瑟留在原地,又或是被留在原地。雖不是虔誠教徒,但他記得聖經提過說人死後靈魂會一直沉睡等待直到審判之日來臨,那現在這樣算甚麼?

突然被告知自己已經死了,但他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自從在這陌生的地方醒來,阿爾弗雷是唯一一個會對他說話的人,因為他也一樣已經死了,但阿爾弗雷又跟亞瑟不同,至少他知道自己死了,他知道自己在參與甚麼和在做甚麼,亞瑟卻甚麼都不知道。

「亞瑟?」後方傳來那傢伙的聲音,但他不想理會,甚至缺乏回頭的意圖。

陰暗的天色下,一個瘦弱的身影垂著頭孤獨地站在人潮中心,拳頭緊握雙肩顫抖的他顯得無比脆弱──這就是阿爾弗雷從後方看到的畫面。他想上前抱緊亞瑟安慰他,但對方直挺的站姿隱約透出驕傲以及拒絕的意味,他發現自己無法邁開腳步。

明明是相互矛盾的特質,卻在亞瑟身上自然地融合,帶刺又惹人憐惜……他突然想到玫瑰,那種嬌貴美麗的花,對,亞瑟給他的感覺就像玫瑰一樣。

阿爾弗雷試著接近亞瑟,但就在他攬過對方之前,亞瑟已經轉過身來,一雙碧囘眼睛定定地看著他。

「告訴我一切的事情。」

阿爾弗雷稍微楞住,反問,「『一切』的定義是甚麼?」

「死神、雜音、契約、渋谷……甚麼都好,該死的總之都給我說清楚!」

相對於亞瑟的激動,阿爾弗雷顯得非常冷靜,他若有所思地看著亞瑟,「看來我果然沒猜錯。」

那是一種平淡而確信的語氣,令接下來的這句話與其說這是問句,還不如說是陳述句。

「亞瑟你,失憶了吧?」

「我……」亞瑟張開口想要反駁,卻半天也找不到詞。

「你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也不知道自己在參與甚麼吧?」

是的,是這樣沒錯。但他真的失憶了嗎?

他試著回想自己來自何方,試著回想在到這裡之前的記憶,回想自己的過去。

一片空白。

除了自己的名字和長相,亞瑟不記得任何有關自身的事情。

他當然知道自己不屬於這裡。這裡的人說著陌生的語言,他們的長相令他感到陌生,指引方向的路牌上也是陌生的文字,但他卻不知道自己屬於哪裡。

他知道藍天難得一見,但他不知道自己慣見的天空為何;他知道阿爾弗雷的口音屬於美式英語,也知道自己的口音跟他相差甚遠,但他不知道該稱之為甚麼;他知道自己有著金髮儡秡独毛,但他不知道自己是甚麼人;他不知道自己來自哪裡,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更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參加這該死的遊戲,他甚至連自己已經死了也不知道!

自從在這裡醒來,超乎常理的事便排山倒海湧來,先是被怪物追殺,後是遇上阿爾弗雷開始跟怪物戰鬥,接下來一直被阿爾弗雷牽著走、被時限追著跑,根本沒有時間靜下來思考這一切的合理性,更遑論是研究充斥在記憶中的斷層。

「如果我的推論沒錯,你的入場費應該就是你的記憶……」阿爾弗雷說著停下來,用力地抓著頭髮,「哎,解釋起來有夠麻煩的!我們還是找個地方坐著說吧。」

阿爾弗雷沒有任何知會就突然拉起亞瑟的手,拉著他跑向雕像廣場,把亞瑟塞進供遊人休息的長椅之後又跑開。

接二連三的震撼性「真相」,令亞瑟進入「沒有回應」狀態,直到聞到一陣紅茶香氣才把意識拉回現實。他抬眼,發現面前的阿爾弗雷正拿著兩杯冒煙的熱飲,一杯有著濃烈的咖啡香,另一杯聞起來像是用廉價的茶包泡的紅茶,不過在經過長時間喝不到紅茶的當下來說倒也不算難以接受……慢著,他很熟悉紅茶嗎?長時間喝不到?他平常經常喝的嗎?

阿爾弗雷無奈地看著亞瑟突然又發起呆不理他了,便自顧自地坐到亞瑟旁邊,把裝著紅茶的紙杯塞進對方手裡,「因為你身上有一陣紅茶味,我想比起咖啡你應該比較喜歡這個吧。」

「啊,嗯。謝謝……」直到這一刻,手裡的溫暖感才令亞瑟意識到自己有多冷,他把思緒從無解的無限迴圈之中扯回來,有一口沒一口的啜著手裡的廉價紅茶。阿爾弗雷瞄向他的拍檔,他看起來總算沒那麼蒼白了,臉頰甚至因蒸氣而染上一層淡淡的粉紅,看起來非常…可口。

阿爾弗雷趕緊把自己的視線移開,「咳嗯,那麼該由哪裡說起?」他整個人後仰,伸直雙腿看向天空,「嗯,果然還是要由『死神遊戲』開始吧。就像之前說的,死神遊戲是只有死者才能參與的比賽,似乎只要是在渋谷死於非命的人都有資格參加。」

「那你是怎麼…」說出口的瞬間亞瑟就後悔了,他垂下眼簾,迴避與阿爾弗雷目光相觸,「抱歉,我無意冒犯。」

「沒關係啦,又不是甚麼不能說的秘密。」阿爾弗雷這樣說著,但亞瑟留意到他開始大口灌咖啡,盡管那苦澀的液體仍在冒出大量蒸氣,「我,嗯,是在昨天我們看到菊…就是那個日本男生那裡遇上事故的,你知道。」

他做了個撞擊的手勢,亞瑟想起莫爾科前被撞至扭曲凹陷的護欄。

氣氛似乎有點糟糕,亞瑟試著轉換話題,「但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我是說,你是美國人吧?」

「我的夢想是環遊世界…至少以前是這樣啦。」阿爾弗雷自嘲地勾起嘴角,又灌了口咖啡,「從高中起我每逢假期都會跟同學回去他們家鄉,我去過香港、首爾、新加坡、柏林、阿姆斯特丹、開普敦、悉尼、里約熱內盧,這個聖誕假期跟菊來東京玩,還打算去看看秋葉原,啊,還有comic market,每次說到這個他都總是超級興奮的,嗯,還有……」

他的雙手在半空比著各種手勢──各種沒意義的手勢──老實說阿爾弗雷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只是他得做「甚麼」來讓自己繼續說下去,但這時一只微涼的手輕輕地蓋上來,把不斷揮舞的大手拉下。

阿爾弗雷愕然地望向手的主人,亞瑟的凾班墻菁げ仁憫或同情,只是深深地看進他的眼裡,「我很抱歉。」

「不不不,你不用抱歉啊,真的沒甚麼……」說著又不自覺地想繼續說下去,但那只稍小而蒼白的手輕輕地握緊,「我說,我很抱歉。」

「……嗯。」阿爾弗雷深深地吸進冬天的清冷空氣再慢慢呼出,如此幾次才冷靜下來,「對不起,我還不能…很平靜地談這件事。」

「沒關係,沒人能平靜地談論有關自己的死。」大概吧,亞瑟之前沒死過所以不知道,又或許只是他不記得?天曉得。

「那我繼續說,」阿爾弗雷用拋物線把空空如也的紙杯丟進旁邊的垃圾桶,「死神,也就是遊戲的執行者,聲稱勝出者可以『復活』,但所有參與者都必須交出最重要的東西作為『入場費』,並且在遊戲進行的七天內生存下來。」

「你剛才說,我的入場費應該是記憶,就是指這個?」

「嗯,這也能解釋你為什麼不知道任何死神遊戲的事,因為他們是把事情說明完才收入場費的。」

「……說明之後又把記憶收走,這跟沒說明有甚麼分別?」亞瑟扶著額,雖然還是記不起自己的事,但至少知道原因,這令他感覺比較好一點,「那你的入場費是甚麼?」

阿爾弗雷給他的答案是乾脆地聳肩,兩手一攤。

「嗄?」

「他們根本不會告訴參賽者究竟收走了甚麼。我記憶完好,身上也沒少了甚麼,所以不知道他們究竟拿走甚麼當入場費。」

「嗯哼。」亞瑟微微皺起眉頭,開始思考這些新情報。所以他現在是死了,但這遊戲可以讓他復活,為此這七天裡他要跟阿爾弗雷在怪物的尖牙利爪下生還,還得完成那甚麼死神提出的任務……哦,太棒了,聽起來就像美國人拍的科幻冒險爛片。

阿爾弗雷安靜地看著他好一陣子,正當亞瑟好奇他怎麼這麼安靜的時候,他突然用誇張的動作以拳頭打向自己的掌心,「好,我說了這麼多,該換你了吧!」

「甚麼?」

「談談你自己啊,你的興趣理想甚麼的。」

亞瑟沒好氣地白他一眼,「我可不記得任何有關自己的事。」

「那是過去,你可以談談現在的目標或理想。」阿爾弗雷朝他眨眨眼,倒是笑得陽光燦爛,「人要活在當下,享受現在的每分每秒,不是嗎?」

「這算甚麼,美國人的生活智慧?」

「是來自HERO阿爾弗雷‧F‧瓊斯的生活智慧☆」

亞瑟不置可否地點點頭,又繼續喝手裡的紅茶。紅茶有點冷掉了,他嚐到些微的苦澀味。

「嘿,你還沒回答!」

「那當然是找回自己的記憶,還有找出自己的死因啊。」亞瑟半敷衍地回應道,雖然內心深處他的確是這樣想,但就是不想對這件事表現得太著緊。

「所以目標就是要贏這場遊戲,我們目標一致喲。」阿爾弗雷又強行拉過他的手(亞瑟有點絕望地發現自己習慣的事情又多一項了),用力地上下搖了搖,「所以等我們贏了之後,你要帶我去你家鄉看看!我敢保證你是倫敦人,剛好我還沒去過倫敦☆」

「喂喂,我甚麼時候答應你了!還有你是怎麼跳到這個結論的?!」

「不接受反對意見哦☆」

亞瑟實在不明白為什麼阿爾弗雷能如此樂觀,彷彿現下的任何障礙在他眼中都不算甚麼,他甚至已經想到離開這裡之後的計劃了。難道美國人都是這樣子的?

還是說,這就是阿爾弗雷經常掛在口邊的所謂「Hero」?

其實有時亞瑟會羨慕阿爾弗雷。他有著就算遇上任何困難他都能毫不猶豫地堅定前進的特質,甚至連他的笑容是如此耀眼,好像看著便能得到克服所有難關的勇氣。

例如現在,那傻瓜又在大咧咧地笑著,沒有絲毫理會反對意見的意圖,但亞瑟看著看著也不自覺地露出從這來醒來後的第一個真心微笑。

沒問題的。他這樣對自己說。





-


後記:我想撞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11.08.22 Monday
  • -
  • 01:51
  • -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トラックバック

PROFILE

profilephoto
管理人: Fay

→閱覽前請先閱讀
  《ABOUT THIS SITE》
→社團 UG-Playground
  CWHK31 M2
圖文合本《Home? SWEET HOME☆》
小說本《Cats 104》

ENTRIES

CATEGORY




COMMENTS

應援☆RG6米英街



應援☆米英數羊

ヘタリア×羊でおやすみシリーズHPへ

USKR☆小小不列天


Click Me!


LINKS

Connection-lost
logo.gif
Site: 永久迷失 / Forever Lost
Url: http://lostinmyworld.jugem.jp/
Banner: CLICK!
鮮專欄: 永久迷失鮮網分部

Underground Playground

SEARCH

OTHERS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