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2011.08.22 Monday
  • -
  • -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米英】It's a Wonderful World -DAY 3- 下半(架空RPG)

*爆字數爆到我想死(。
*大反派出場(放爆竹
*少女又言情(。
*繼續不知道自己在寫甚麼
*愈寫愈覺得自己真的不會寫描寫
*如果能留下意見我會超感謝!







之後阿爾弗雷繼續扯著在各地的見聞,不可思議的是他的形容有時會令亞瑟感到熟悉,似乎自己也去過那些地方,但他著實不覺得自己像是會喜歡旅行的人。

正當阿爾弗雷眉飛色舞地說著在里約熱內盧參觀森巴嘉年華的時候,他突然停下來,亞瑟奇怪地看著他,他指著空空如也的掌心,「就覺得遺忘了甚麼事情…怎麼今天的任務還沒來?」

阿爾弗雷要是不說,亞瑟還真完全忘了這回事,「該不會是忘了發?」

「不會吧?」阿爾弗雷掏出電話,食指在鈿菘屏幕上劃來劃去,大概是在查看訊息紀錄,「……真的沒有。」

「嘿,亞瑟,你猜我想到甚麼?」他把電話放回口袋裡,朝亞瑟單單眼,「既然現在沒有任務,那我們可以去角井給你買點替換衣物了。」

亞瑟不知道為甚麼一瞬間心底閃過某種異樣的感覺,但他裝作非常贊同似地點頭「也好,我不想再穿著這件充滿油炸味道的外套了。」

「你明明就沒它就會冷得發抖。」

「看來你眼鏡的度數不對啊。」

「克薩斯只是一副平光鏡,Hero我視力2.0!」

不曉得是否因為搞清楚了部份真相,亞瑟覺得心頭那種被大石壓著的感覺減輕了許多。他現在能夠輕鬆地跟阿爾弗雷吵嘴,說著不著邊際的無聊話,就像…甚麼?他也不知道要怎麼總結他和阿爾弗雷的關係。

有點像朋友,但似乎比朋友更多了甚麼。

阿爾弗雷和亞瑟兩個人邊說邊走,沒多久就來到昨天路過的角井。

「走吧。」阿爾弗雷率先進去,跟在後面亞瑟注意到門邊有一個顯眼的鄂塗鴉,圖案竟然跟參賽者徽章上的骷髏不謀而合,這巧合不禁令他懷疑這裡是不是跟死神有甚麼關係,但在他得出任何結論之前,思緒便被阿爾弗雷粗魯打斷。

「亞瑟你快點啦──」

「別在公眾場所大呼小叫,笨蛋!」回神的亞瑟趕緊追上去,因為那大男孩就站在電梯旁邊大幅度地地揮手,大有「你不過來我便繼續」的氣勢,而四周的人竟然以奇怪的目光看著他。以紳士自居(且臉皮薄)的亞瑟怎可能容忍對方如此丟臉的舉動──重點是另一個當事人還是他自己!

「亞瑟還不是一樣大聲……」

已經不想再費唇舌的亞瑟狠狠地以肘擊代替言語向阿爾弗雷的肚子來表達不滿,對方齜牙咧嘴的樣子令他覺得既解氣但又擔心自己是否下手太重,然而他亦拉不下面子去問,唯有生硬地小聲轉移話題,「對了,這裡的人看得見我們?」

「對,這裡有甚麼同調符號,我們在這裡跟普通人沒分別……那些死神是這麼說的啦。」像普通人一樣是很好,可是亞瑟此時真希望他們看不見他,因為他很快就發現身上不合身的鄲膤暗紂ご塒因為戰鬥而變得破舊的西裝褲,比阿爾弗雷大叫大嚷還要引來更多目光!

「……我們快點買完離開吧。」

「Hero我不用買喲,是亞瑟要快點才對。」阿爾弗雷又把目光移到借給亞瑟的外套上,語氣與眼神中的戲謔莫名地惹亞瑟生氣。

「不用你說我也會!」亞瑟氣沖沖地越過阿爾弗雷跑上電梯,看也不看就直接衝進其中一間店裡翻找陳列架上的衣物,心裡除了不停罵著「混蛋阿爾弗雷」之外就無法再思考任何事情。

稍慢一步的阿爾弗雷這時也追進來,卻哭笑不得地看著亞瑟無視旁邊的售貨員在翻弄一堆充滿蕾絲和絨毛的服飾。

「亞瑟,你想買這種?」他走過去小聲地在亞瑟耳邊問,順道用自己鈿菘背把售貨員怪異的目光隔開。

「…阿?」聽到那個混蛋的聲音亞瑟先是語氣不善地應了一聲,然而他立即就發現手上的衣服有點不對勁,很不對勁。

那些裝飾、那個剪裁、那個款式……

是的,他手上全都是綴著蕾絲和絨毛的女性服飾。

亞瑟像是被燙到一樣立馬把手裡的衣服扔開,臉上紅得幾乎能滴出血來。他希望現在地上能突然出現一個大洞把自己吞進去,但想當然爾大理石製的地板不可能無端生出一個大洞,他也無法直接消失,於是他決定拔腿就跑,然而已經摸熟亞瑟的行為模式的阿爾弗雷一伸手就捉住了他右腕。

「放開我!」

「哎,稍微逗一下你而已,別這麼激動啦。」阿爾弗雷用空療手抓了抓頭。

亞瑟真是超級愛生氣,每次生氣都像炸毛的貓一樣張牙舞爪(也同樣缺乏殺傷力),但他臉紅的樣子實在太可愛,看得再多也不會膩。

阿爾弗雷試著在腦內給亞瑟加上貓耳朵和貓尾巴,隨即被自己豐富的想像力逗笑了,但對方卻認為他在嘲笑自己,狠狠地一把將對方的手甩開,甚至沒空留意自己脫口而出的話,「還真是抱歉,我就是不冷靜那又怎樣!你要把外套要回去就直接說啊!」

「我又沒說要把外套要回去。」只是每次提起你的反應都很有趣,才忍不住一再提起,但當然阿爾弗雷不會將心底話說出來。「不過原來你在意的是這個?亞瑟你真可愛☆」

「才、才不是在意!只是──」只是甚麼?他自己也找不到藉口,因為這是事實──亞瑟震驚地發現這件事,他竟然為了一件外套跟阿爾弗雷鬧脾氣?上帝,他是被阿爾弗雷氣壞腦袋了嗎?!

「嗯哼,只是甚麼?」

阿爾弗雷放開亞瑟的手,他似笑非笑地微微俯下身,用那雙藍得澄淨的眼睛直勾勾地看著他。亞瑟不用看旁邊的鏡子也知道自己的臉變得更紅了,阿爾弗雷身上有種莫名的壓迫感,使他開始緩緩後退,一步,兩步,阿爾弗雷卻又跟上來,他不得不繼續後退。

倏地亞瑟的背撞上了甚麼堅硬而冰冷的東西,他慌張地打量四周,才發現自己退到店舖外一個僻靜角落了。背後是牆壁,眼前是仍在逼近的阿爾弗雷。

亞瑟試著尋找逃跑的機會,然而彼此目光不經意地對上的那一瞬間,亞瑟就完全忘記自己要逃跑了。大男孩的一雙藍眼睛有奇怪的魔力,能夠令他沉迷地一直盯著看。直到阿爾弗雷忍不住笑了出來,亞瑟才發現眼下的狀況似乎有點糟糕。

亞瑟試著把自己的整個後背緊貼在牆上,哪怕只能拉開一點點距離也好,再這樣下去肯定會有甚麼奇怪事情發生,但他實在說不出自己這刻究竟是害怕還是期待多一點……期待?

「你、你想怎樣?」

「想聽亞瑟的理由啊。亞瑟你說得太小聲了,不靠近一點可聽不到你說話吶。」阿爾弗雷又再靠近一點,兩個人的鼻尖幾乎要貼在一起了,亞瑟幾乎能在對方的眼鏡上看到自己的倒影。

「那也太近了吧!」

「我覺得這距離挺好的啊。」阿爾弗雷的大手撫上亞瑟的臉頰,那微熱又乾爽且出奇地柔軟的觸感簡直令他愛不釋手。阿爾弗雷可以對天發誓,他一開始真的只是想逗逗亞瑟而已,但這次他卻控制不了自己想要試探對方底線的欲望。

如果就這樣繼續下去,亞瑟會不會……?

此刻亞瑟感覺得到自己在顫抖,細微的,持續的,有某種躁動揉合了期待和不安,從他的心臟蔓延開去,及至擴散到全身,似是所有神經都麻痺了,令他只能動彈不得地被動承受阿爾弗雷的撫摸。

要是放任他繼續下去,阿爾弗雷會不會……?

亞瑟此時的腦海裡完全沒空考慮「正常人(不論男女)被一個只認識了三天的男人非禮時應該大叫或是用力推開對方」之類的事情,事實上他除了緊張地盯著阿爾弗雷,想著「他會不會真的親下來?應該不會吧?可是要是他真的親下來的話該怎麼辦?」之外就沒空管別的事情了。

但下一刻阿爾弗雷卻自己退開。

「我…我們還是去看衣服吧。」後退的阿爾弗雷深呼吸著想要平息心中的躁動,他很怕再繼續下去亞瑟會推開他,到時他真不知道接下來幾天要怎麼面對亞瑟了。

當然以兩人的力氣差距來說他完全可以強來,但要是亞瑟不願意,那根本沒有意義。

反正不急不是嗎?還有四天,不用急於一時……阿爾弗雷在心裡這樣安慰自己,他轉過身去,生怕再看到亞瑟那滿臉通紅的可愛模樣會真的忍不住。

另一個當事人不知道該怎樣形容當下的感覺,鬆一口氣?失落?似乎兩者皆有。亞瑟立即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他真的想阿爾弗雷親下來?好吧,他是對阿爾弗雷有點好感,只是有點而已!而且他不是gay,呃,大概吧,他並不確定……他們也只是認識了三天,就算再有好感似乎也太快了,但沒感覺的話認識得再久也沒用,是吧?哎,這樣真的好嗎?

阿爾弗雷的背影有點落寞,令人不自覺地生出想要安慰他的念頭,想摸摸他的頭,告訴他別難過,他願意做任何讓他高興起來……包括親吻他?

亞瑟再三地問自己這個問題,最後他絕望地確認自己根本一點也不抗拒親吻阿爾弗雷,甚至有點躍躍欲試。

一定是那個笨蛋的錯!

這時阿爾弗雷已經開始往回走,渾然不知道亞瑟進行了一系列的思想抗爭。只是他突然感覺到袖子被拉著,正當他打算轉身看看的時候冷不防被用力地掀著領子向下拉,瞬間亞瑟放大的臉就在眼前,他感覺到自己的雙唇貼上了甚麼柔軟的東西又離開,回過神的時候只見亞瑟已經飛快地跑掉了。

「那、那是外套的謝禮!你可不要誤會了啊笨蛋!」就算隔開好一段距離,那藏在米金色髮絲下的通紅耳朵依然顯眼。

阿爾弗雷撫著唇,好一會兒才意識到亞瑟主動親了自己,狂喜隨即充斥了他的全身上下,他邁著腿大步追上去,從後撲上那相對嬌小的男人,「亞瑟亞瑟亞瑟亞瑟亞瑟!」

「啊啊啊放開我笨蛋!別人都在看了!!」

「好,我們去買衣服吧☆」阿爾弗雷完全接收不到亞瑟話中的「放開」,就自顧自地拉起亞瑟的手跑起來,如果他們現在在外面的話他真想高聲歡呼來表達現在心中的激動。

別人在看甚麼的,Hero才不會管呢☆



-



他們在各家店裡折騰了好一陣子,亞瑟打算買套西裝了事,但阿爾弗雷卻認為穿著西裝去跟雜音戰鬥實在是個蠢主意,於是他們又在眾多服飾店舖裡耗費更多的時間去爭論各種有關審美觀的問題。

亞瑟雖然失憶但顯然仍對品味有一定的追求,因此他義正詞嚴地拒絕了阿爾弗雷扔過來的破爛牛仔褲,然而當他想拿一件長雙排扣風衣去結帳的時候,阿爾弗雷又以長大衣妨礙活動為由把它扔回架子上。

兩人之間的互動似乎起了某種變化又好像沒有,只是偶而目光對上的時候,總有一方會忍不住紅著臉移開視線,當彼此的手擦過的時候,那觸感會引發莫名的悸動,當他們發現自己同時拿起一件衣服的時候,又會忍不住相視而笑。

最後等他們總算滿意地走出角井時,亞瑟已經換上穿著白色V領長袖厚襯衫,配上鐵灰無袖連帽拉鍊外套和鄂Ш身長褲,連皮鞋也被換成軍靴,再加上他們在賣場的盥洗室整理過,現在亞瑟看起來整個人煥然一新。

「這才像樣嘛。」阿爾弗雷也買了一個特大的郵差袋,目前裡面放著幾件替換衣物還有幾個漢堡(他口中所謂的「戰略補給品」),至於那件棕色飛行外套,當然已經被他穿著了。

「那接下來?」

「四處逛逛,順道等任…呃!」掌心傳來刺痛感,他們一直在等的任務總算來了。阿爾弗雷從郵差袋裡拿起電話,「今天死神的動作真慢。」

「別抱怨了,內容是甚麼?」亞瑟把頭湊過去看,「Remove the bomb from the most eye-catching spot in…15min?!」

「要拆炸彈?而且還沒有寫明地點?」阿爾弗雷從頭把短訊看了一遍,2.0的視力讓他清晰地看清楚了每一顆字母,內容亦沒有出現任何變化,「這是要怎麼拆?」

「最引人注目的地方……」亞瑟盯著自己的手掌,時限的十五分鐘現在只剩下十四分鐘三十秒,但他們毫無頭緒。「引人注目,會是指某種地標嗎?」

渋谷最引人注目的地標?

「亞瑟你真是太聰明了!」阿爾弗雷狠狠地給了亞瑟一個擁抱,「走吧,我知道炸彈在哪了!」

「慢、慢著,阿爾弗雷!」亞瑟真想問上帝或是誰也好,他是有這麼輕嗎?怎麼阿爾弗雷能夠那麼輕鬆地拉著他四處跑?「所以是在哪裡啊?」

「渋谷最引人注目的地標,當然是104的巨大電子屏幕!」阿爾弗雷跑在前頭,帶著亞瑟在人群中左穿右插,竟然沒撞上半個人,「前面就是十字路口了!」

他們又回到今天的起點。亞瑟邊跑邊抬頭看向前方的建築物,立即就理解阿爾弗雷的話。那幢銀白色的建築物配置的巨大電子屏幕足以讓人在四百英呎外清楚看見其上的廣告,而且它面向人流極多的十字路口,大量路人垈疣口時都會看向它,無怪阿爾弗雷會認為它是「the most eye-catching spot」。

然而今天的104門外依然人頭湧湧,亞瑟看了眼計時器,11:46…11:45…11:44,擠進去再慢慢找炸彈似乎並不是一個好主意。

「嘖,沒辦法了。」阿爾弗雷掏出槍械徽章,化出黝酖手槍,「等下我向天開槍,然後我們趁機衝進去。」

亞瑟立即按住他,「冷靜點,這不會有用的。記得我們上次在人來人往的廣場跟雜音戰鬥都沒人理會嗎?」亞瑟開始沿著104的外圍移動,並示意阿爾弗雷跟上。

「亞瑟你在找甚麼?」

「賣場的緊急出口。通常是鎖起來的,而且只能從內部推開,但你能解決它的吧,Hero?」亞瑟語帶調侃的回頭挑眉笑了笑,阿爾弗雷瞬間感到呼吸困難,亞瑟一定是不知道他現在的打扮配上他的表情有多大的殺傷力!

「啊,找到了。」他們的目藏在建築物背面的暗巷之中,門把與鐵閂相連,其上附著紅底白字的牌子,「這些日文是甚麼意思?」

「大概不准打開之類吧,不用管啦。」阿爾弗雷擺好架式,直接衝撞!

「等等,上面有英文──」來不及了,雖然門被阿爾弗雷一下子撞倒,但隨即響起的警報聲卻一遍又一遍地刺激著他們的耳膜。

是的,那個警告牌除了寫著「非緊急情況下不准打開」之外,還寫著「此門已連接到警鐘」。

「趁被發現之前快進去!」阿爾弗雷爬起來拉著呆住的亞瑟溜了進大樓。感謝緊急出口連接著逃生樓梯,他們因此順利直達七樓平台,也就是電子屏幕頂端的高度。

時間餘下04:58。

「看起來沒有任何異常?」阿爾弗雷把半個身體探出大樓去看屏幕,立即就被亞瑟拉回來,「太危險了,快回來!」

「欸,我們掃瞄一下,地點應該沒錯的。」阿爾弗雷抓了抓頭,把別在郵差袋上的參賽者徽章拆下來。

兩手相觸,深沉的陰影隨即蔓延開來,前一刻仍鬧哄哄的渋谷立即靜止了。

進入掃瞄狀態的世界理應一片靜謐,但他們卻能夠聽到「滴答、滴答」的時鐘運作聲響。兩人小心翼翼地傾出小半的身體去查看音源,發現剛剛還空無一物的半空有七條蛇形雜音在屏幕的水平線上向不同方向不斷地進行高速的圓形連動,從而形成一個動態球體,而球體的底部有一個滾動的方形物體,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音,看起來隨時會掉下去……

「炸彈在那兒!」

「要怎麼把炸彈弄出來?一個搞不好炸彈就會掉落到下面的人群……」亞瑟不敢說下去,他完全不敢想像要是炸彈真的掉下去了,會引起多大的傷亡。

「看樣子只能在半空引爆了。」

「但我們不知道炸彈的威力多大,要是離地距離不夠遠的話還是會波及到下面的人啊……!」

兩人看著眼前的景況苦思,要在時限內不傷到其他人來解決這個炸彈,除了兵行險著似乎別無他法。

「我有個計劃,亞瑟你有個徽章能夠使出高壓風刃吧?」見他點頭,阿爾弗雷便繼續說明臨時想到的方法,「我瞄準炸彈開槍,同一時間你用風刃打向炸彈,用風壓抵消震波,就算做不到也至少要把朝下的震波抵消,只能賭它是高速炸藥了;但過程中你絕對不能打到雜音,不然我會被扯到另一個空間,你能做到嗎?」

「我……」亞瑟吞了吞口水,阿爾弗雷緊緊地握著他的手,僅僅是簡單的動作卻能給予他勇氣,「我試試看。」

「是一定要做到,不然下面的人就遭殃了。」阿爾弗雷難得嚴肅地看著他,他一定是瘋了才覺得這樣的他有點帥氣。

距離爆炸還有01:42。

「Ready?」

亞瑟點點頭,但他其實一點準備都沒有,只能感覺到自己手心正在大量冒汗。

阿爾弗雷瞄準著炸彈,他的眼睛與準星定定地連成一線,維持數秒之後才開槍,子彈巧妙地從雜音移動的隙縫間穿過去,直接擊中炸彈;同時間亞瑟連發六道風刃,全數也從隙縫之間穿過,其中兩道打在炸彈底下,其餘的分散在炸彈四周以形成壓縮氣牆,希望能夠抵消爆炸所產生的震波。

然而爆炸的規模遠比他們預期小。子彈打中炸彈的那刻,炸彈立即化成一團小小的火球,而那火球又隨即被風刃撲滅,甚至沒有驚動到那些飛舞的蛇或是底下的群眾。

他們立即檢查手上的計時器,看到它已經消失,亞瑟不管會弄髒褲子,虛脫似地一屁股坐到地上。「成功了……」

「亞瑟Good Job!」阿爾弗雷又化身成一隻大型犬撲上來了,他猛蹭著亞瑟的頸窩,令亞瑟怕癢地縮起脖子,「阿爾別這樣,好癢啊!」

出乎意料地阿爾弗雷真的停下動作,「亞瑟你叫我…阿爾?」

「怎、怎麼,不行嗎!」亞瑟其實也沒留意到自己脫口而出說了甚麼,但還是要逞強,他就是不願意在阿爾弗雷這傢伙面前示弱。

「沒有不行,我很高興哦!」說著金毛大型犬又開始撒嬌了,亞瑟真是完全拿他沒轍……呃,他承認他有一點點點點點點享受啦。

然而就在這麼溫馨的時間,卻有一把不受歡迎的聲音不適時地打斷他們的交流。

「喲,你們感情很好嘛。」

這應該是屬性成年男性的聲音,雖然聽起來是軟軟甜甜的童音,但仔細聽卻會令人感到不寒而慄,如同置身冰窖一樣。

他們立即警覺地望向平台的另一端,有一個長著鄂ч翅骨架的高大人影站在那裡,按目測比阿爾弗雷還要高。

他慢慢地踱步接近他們。在這距離能看到那人有一頭銀灰的頭髮,輪廓看起來似乎有東歐血統,身上還穿著厚重的大衣配長圍巾,雖然天氣是挺冷的,但不至於要這麼多保暖衣物吧?然而這一切都不夠他手裡的水管奇特。

見兩人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了,那男人立即開心地笑著打招呼,「初次見面,我是這次遊戲的GM伊凡,請多指教☆」

「GM?那些任務都是你發的嗎?」

「嗯,是這樣沒錯喔,柯克蘭你竟然會記得呢?是瓊斯告訴你的嗎?」

「是我說的又怎樣,你們又沒規定不能說。」阿爾弗雷充滿敵意地瞪著他,「我們已經完成今天的任務了,你還來幹麻!」

「來看一下今次的參賽者嘛☆順道給柯克蘭一點溫馨提示。」伊凡一臉天真的表情,卻令他們感到不懷好意,「柯克蘭,你這麼信任瓊斯真的好嗎?」

「……甚麼意思?」亞瑟皺著眉頭看向那個死神。

阿爾弗雷站起來,手裡拿著一對已經上膛的手槍,「你到底想說甚麼?別想離間我和亞瑟!」

「我是說,這麼信任一個殺人兇手好嗎?」伊凡微微低下頭,把玩著手裡的水管,絲毫不把阿爾弗雷的威脅放在眼裡,「尤其是…害自己死掉的殺人兇手?」

「你在說甚麼鬼話……」

「瓊斯沒告訴你嗎?啊,也對,畢竟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入場費是甚麼呢。」

伊凡甜甜地笑了,「他的入場費,可是你的性命哦,柯克蘭。」








-DAY 3 END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11.08.22 Monday
  • -
  • 18:33
  • -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トラックバック

PROFILE

profilephoto
管理人: Fay

→閱覽前請先閱讀
  《ABOUT THIS SITE》
→社團 UG-Playground
  CWHK31 M2
圖文合本《Home? SWEET HOME☆》
小說本《Cats 104》

ENTRIES

CATEGORY




COMMENTS

應援☆RG6米英街



應援☆米英數羊

ヘタリア×羊でおやすみシリーズHPへ

USKR☆小小不列天


Click Me!


LINKS

Connection-lost
logo.gif
Site: 永久迷失 / Forever Lost
Url: http://lostinmyworld.jugem.jp/
Banner: CLICK!
鮮專欄: 永久迷失鮮網分部

Underground Playground

SEARCH

OTHERS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