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2011.08.22 Monday
  • -
  • -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米英】It's a Wonderful World -DAY 4- 下半(架空RPG)

*作者已死(反肚




氣氛凝重得彷彿連空氣都已經化成固體。亞瑟拉不下臉去主動搭話,而阿爾弗雷又像入定了一樣只顧看著天空,誰也不肯先讓步。

打破這一切的是慣例的任務短訊,提示音與疼痛兩者同步出現,阿爾弗雷抽出手機,用平淡的聲音讀出內容,「Arrive at AMX in 120min or be erased. Reapers.」

「賣唱片的那個AMX?」

「嗯。不算遠,30分鐘一定到得了。」說完阿爾弗雷便逕自往窄街的一端走,亞瑟看著他的背影,一句「會不會太簡單」卡在喉嚨裡卻說不出來,最後還是默默地跟在後面。對方不欲多談的態度令他心情非常複雜,實在不知道要怎樣打開話題。

他希望阿爾弗雷主動說明,如同往常解釋事情時候一樣提出有力的證據推翻那死神的話,這樣他不用煩惱究竟要相信還是懷疑他。

亞瑟也搞不懂自己想要的是真相,還是只是一個解釋?就算阿爾弗雷真的肯說,他又該相信嗎?在心底裡,他當然希望阿爾弗雷是清白的,而且他毫不意外地發現自己傾向相信他。

然而對方現在這種態度……他才是該生氣的人好嗎?!

沒多久他們就走到大街上,遠遠能看見104,他們也亦是朝著104前進。這街上有很多食肆,似乎都是賣一種名為「ramen」的麵食,整條街都彌漫著令人食指大動的香氣。亞瑟這才想起自己這幾天都沒有進食,只喝過紅茶,卻沒有餓或渴的感覺。

唯獨在這些細節上才能真切體會到自己並非真正活著,連那些四處亂跑的雜音和死神都沒有這麼真實。

倒是阿爾弗雷每次經過麥●勞都會進去買垃圾食物(他真想問為什麼每一間都有同調標記?),幾乎一有空檔就在啃那些脂肪和膽固醇的具現體……哎,才不是關心他,他根本不想關心那沒良心的傢伙!

他們經過104來到十字路口,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覺得今天的人流比往常少,接著阿爾弗雷轉入一條不起眼的坡后て疥9浩Т乎沒有人,完全違反亞瑟對於渋谷「街上到處都是人」的印象。

亞瑟邊走邊思考著各種各樣的事情,渋谷、阿爾弗雷、死神、阿爾弗雷、人群、阿爾弗雷、戰鬥、阿爾弗雷……慢著,怎麼都是阿爾弗雷?!

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情緒和思考裡的亞瑟並沒有留意四周環境,所以當然不會發現有一塊由圖騰組成的背鰭突然從地面浮起,悄悄游近到他們身邊。他知道的只有阿爾弗雷突然把他撲倒在地,而其時有一條鯊魚(或許該說是鯊魚雜音,那塊標誌性的背鰭實在令人難以錯認)劃過半空,又從容落入地面。他知道「落入」地面聽起來很不合常理,但它的確是把堅硬的混凝土當成海水一樣游動。

有幾秒亞瑟還不能驚惶之中回復過來。要是阿爾弗雷沒有及時撲倒他,他肯定已被雜音吞掉了。不知為何他總覺得有種既視感,像這樣子被撲倒在地上……

「你…沒事吧?」阿爾弗雷抓著頭對亞瑟發問,眼睛卻不肯看他,似乎覺得很尷尬,但被他所救的亞瑟更覺得尷尬,兩個人像傻瓜一樣相互不肯對上眼光。良久,亞瑟才想起自己該說點甚麼,「……嗯,沒事。」

阿爾弗雷聞言也才如夢初醒地爬起來,亞瑟拍拍身上的灰塵後亦起了身。他們環視四周,不知道甚麼時候附近出現了更多的鯊魚雜音,同時出現的還有一個佇立在坡構亳的纖瘦人影。

阿爾弗雷瞇著眼試圖看清楚點。他們所在的坡港衲地邂邸ふ方背光的身影令他們難以辨認她的面孔,但她的長髮和蝠翅骨架已經揭示了她的身份。

「…大鼻子的妹妹?」

少女把玩著小刀,看也不看在她身邊討好似地打轉的雜音,但那些雜音卻不時撲出、攻擊路過的行人,在他們消失的前一刻,亞瑟還能看見他們驚恐的表情。

這就是今天人流特別少的原因?但沒有拍擋的普通人要怎麼跟雜音戰鬥,該不會是就這樣……

「真可惜,沒吃掉。」少女的聲音打斷了亞瑟的思考,她低聲地說著,手裡的小刀隨即射向其中一條鯊魚雜音的腦袋,開出一個大洞。

「它不是你的同伴嗎?為什麼要殺掉……不對,該先問為什麼攻擊我們,規則定明Day 7之前死神不能攻擊參賽者的對吧?!」

「同伴?那是甚麼,連這麼簡單的任務都完成不了就該死。」少女冷淡地看著他們,「引起哥哥注意的你們也該死。」

「…哈?」

「而且我只是製造了它們。」少女輕攏被風吹亂的長髮,雜音立即像是收到攻擊指示一樣蜂擁而上。阿爾弗雷迅速地拉著亞瑟後退,亞瑟卻不肯走。

「怎麼了?我們快退到十字路口那──」阿爾弗雷還沒說完就被打斷,「這裡的地形對我們比較有利!」

「在十字路口我們有更多閃避的空間,」他說著又想拉走亞瑟,但亞瑟立即反駁,「那也代表我們要面對來自更多方向的攻擊,它們還會潛入地下,開闊的地形太危險了。」

「…OK,你說服我了。」阿爾弗雷認命地把槍械徽章拿出來準備戰鬥,無奈米看著他,「如果你在別的事情上也能想得這麼快、這麼靈活就好了。」

「啥?甚麼意思?」

但阿爾弗雷沒有回答就逃到另一個空間去了,亞瑟氣惱地把自己移動到牆邊,直接將能量彈砸進敵人大張的嘴巴,再趁它逃回地裡前升起火牆,斷絕敵人重整旗鼓的可能性。

然而輕鬆解決一個敵人並不代表甚麼。亞瑟要面對的是一個鯊群,目前可見有四條,雖然他無法確定有沒有潛伏的敵人,但至少不用擔心被敵人從背後偷襲。

說實在的,他還比較擔心他的拍檔。阿爾弗雷那邊很安靜,太安靜了,之前幾次戰鬥都能聽到槍聲,但這次卻甚麼都聽不見。亞瑟邊戰鬥邊留意另一邊的動靜,但只能反擊的被動狀態和憂慮令他變得急躁。

該死的阿爾弗雷,不解釋清楚就跑了,還半句話都不肯說。他恨恨地把能量彈塞進去敵人的嘴裡,把它們想像成阿爾弗雷那混蛋,渾然不覺得自己陷入了奇怪的思路。

少女遠遠看著,表情一直沒有變化,無論看到雜音消亡還是亞瑟失誤都沒有作出任何反應,只是冷淡地旁觀著,然而她的目光既像注視著亞瑟,又像在看更遠的地方。

亞瑟又想起阿爾弗雷的那句話,甚麼叫做其他事也想得靈活點就好了?他愈想就愈生氣,生氣的紳士是無敵的,鯊魚雜音幾乎被打成魚糕,但完全無助他想通那句話。

他試著從頭整理思緒,事情的起因是甚麼?是因為阿爾弗雷隱瞞某些事情。那他隱瞞的是甚麼?亞瑟慢慢逐層追溯回去,歸根究底還是因為他的死,阿爾弗雷的入場費是他,令他無故死掉又失了憶。

那為什麼阿爾弗雷的入場費會是他?他記得之前阿爾弗雷說過,入場費是參賽者的……

「……最重要的東西。」幾乎是說出這句話的同時,亞瑟便覺得自己的臉頰像燒著了一樣,為什麼現在才會想起來?他一直糾纏著表因,卻忽略了背後的深層意義。他總算明白阿爾弗雷的意思了。

「大笨蛋阿爾弗雷!!」風刃夾雜在巨大的能量彈大規模地掃蕩坡后そ∀⊂女也不得不退避,瞬間就把整個區域完全肅清。看來生氣的紳士雖然可怕,但威力仍遠不及害羞的紳士。

「明明就是亞瑟比較笨。」

「都怪你不肯把事情說清楚!」亞瑟掄起拳頭往重新出現的大男孩身上打,阿爾弗雷只是簡單地抱著他,直到他打累了才安份地乖乖依偎在對方的懷裡。

「欸,既然是這樣,那你怎麼一開始不說?」

「…等你找回記憶就會知道啦。」阿爾弗雷空出一隻手梳過亞瑟略硬的髮絲,「但相信我,連累你真的不是我的本意。」

「……笨蛋。」

亞瑟不知道他們維持了這個姿勢多久,他只知道原因甚麼的已經不再重要。「阿爾弗雷最重要的東西是他」這一認知令他感到無比幸福,彷彿身處在棉花之中一切都是柔軟而輕飄飄的。他覺得自己隨時會飄浮起來,但阿爾弗雷就在這裡抱著他,還能有甚麼比這更幸福的事呢?

「但我這笨蛋就是喜歡亞瑟。」阿爾弗雷在他的耳邊說著,他故意將頭靠在亞瑟的肩上,這樣亞瑟就看不見他通紅的臉了,「我們會一起勝利,然後一起回到原來的世界,到時我要在所有人的面前吻你,告訴全世界我是你的男友。」

「笨、笨蛋,你究竟知不知道害羞這個詞怎麼拼啊?」亞瑟拼命想要掩飾羞赧,但他的耳朵已經出賣了他,那小巧通紅的模樣令阿爾弗雷忍不住想要咬一口的衝動。

「嗯……不知道呢,亞瑟你來教我?」

「混蛋…啊!」亞瑟全身震了一下,那混蛋還真的咬下來了,力度不大,卻令亞瑟體內升起某種怪異的感覺。這樣下去似乎有點不妙,亞瑟認為自己應該快點掙脫,不然情況鐵定會失控。「放開…時間……」

「AMX就在前面而已,慢一點也沒關係。」阿爾弗雷繼續調戲懷裡小一號的男人,他的手慢慢沿著脊椎撫摸,但他的話卻令對方想起了甚麼。

「前面……啊,那女生!」亞瑟不知哪來的力氣把阿爾弗雷整個推開。一想到自己大庭廣眾(雖然大部分人都看不見他們)之下跟阿爾弗雷……他為什麼不能像那些鯊魚雜音一樣直接潛到地裡?

「大鼻子的妹妹早就走了啦,因為她發現自己打不贏Hero嘛。」大男孩不滿地嘟著嘴,但亞瑟被害羞的情緒淹沒了,根本無法聽見他的話。阿爾弗雷瞄了眼計時器,還剩下六十幾分鐘咧。他很不滿又無可奈何,作為補償他牽起亞瑟的手跟他十指緊扣──這次可是名正言順──還偷親了亞瑟幾下,紅潤而柔軟的臉頰觸感實在是一流。

沒有雜音的街道再一次變得空蕩蕩,他不知道那些被雜音襲擊的人會怎樣,但他還能夠跟亞瑟並肩走著已經足夠。他忽然看見地上有甚麼東西閃閃發光,撿起來一看才發現是一個沒見過的徽章,畫有看不懂的線條。阿爾弗雷捏了捏亞瑟的手,把徽章展示給他看,但亞瑟也猜不到它的用途。

「先收起來吧?反正多一個算多一分戰力。」阿爾弗雷把徽章放進亞瑟的口袋裡,從遊戲開始起唯二會回應阿爾弗雷的徽章就只有他正在用的槍械徽章,所以要是他們之中有人能使用它,那也一定是亞瑟。

「…快去AMX。」亞瑟臉上的紅潮還沒退下來,他依然避著阿爾弗雷的目光,卻沒有甩開他的手。

「OK!」



-



「哎喲,真沒趣,還以為能讓他們多吵兩天。」坡酵嫖建築物天台上,伊凡看著阿爾弗雷牽著亞瑟穿過坡后づ達AMX店前。

「娜塔莉亞。」

少女從陰影之中步出,「是,哥哥。」

「雖然你沒有違規,但之後都不許再對他們出手。」伊凡露出令人不寒而慄的微笑,「因為我很期待親手用水管敲破他們的腦袋哦☆」

「…是,哥哥。」

少女又退回陰影之中,另一個人影走了出來。

「布拉金斯基先生,請問要完結這一天了嗎?」

「嗯,完結吧。」伊凡維持著猙獰的笑臉注視街上的兩人。

「你們,可要給我活到Day 7哦。」



-DAY 4 END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2011.08.22 Monday
  • -
  • 03:55
  • -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トラックバック

PROFILE

profilephoto
管理人: Fay

→閱覽前請先閱讀
  《ABOUT THIS SITE》
→社團 UG-Playground
  CWHK31 M2
圖文合本《Home? SWEET HOME☆》
小說本《Cats 104》

ENTRIES

CATEGORY




COMMENTS

應援☆RG6米英街



應援☆米英數羊

ヘタリア×羊でおやすみシリーズHPへ

USKR☆小小不列天


Click Me!


LINKS

Connection-lost
logo.gif
Site: 永久迷失 / Forever Lost
Url: http://lostinmyworld.jugem.jp/
Banner: CLICK!
鮮專欄: 永久迷失鮮網分部

Underground Playground

SEARCH

OTHERS

AD